<dl id='vlz2'></dl>

  1. <i id='vlz2'></i>

      <code id='vlz2'><strong id='vlz2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ins id='vlz2'></ins>
      <i id='vlz2'><div id='vlz2'><ins id='vlz2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fieldset id='vlz2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vlz2'><em id='vlz2'></em><td id='vlz2'><div id='vlz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lz2'><big id='vlz2'><big id='vlz2'></big><legend id='vlz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span id='vlz2'></span>
      2. <tr id='vlz2'><strong id='vlz2'></strong><small id='vlz2'></small><button id='vlz2'></button><li id='vlz2'><noscript id='vlz2'><big id='vlz2'></big><dt id='vlz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lz2'><table id='vlz2'><blockquote id='vlz2'><tbody id='vlz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lz2'></u><kbd id='vlz2'><kbd id='vlz2'></kbd></kbd>

        1. 飛燕符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
          • 来源:很黄的动画片_很黄的动漫_很黄的故事很细节的过程

            阿清是東街的雜耍藝人,每到華燈初上的時候,阿清就支起攤位,和自己的夥伴阿遠一起表演飛刀絕技,靠著路人打賞的一些小錢來維持生活。

            大傢最喜歡的表演是阿清的拿手絕活—蒙眼飛刀,阿清會用佈條蒙住雙眼,手拿一把薄如柳葉的飛刀,而阿遠則在不遠處背靠一塊大木板。隻見阿清一甩臂,手裡的飛刀“啪啪啪”像箭一般射瞭出去,再看阿遠,身體左右兩邊的木板上紮滿阿清擲出的飛刀,刀尖入木三分。圍觀的人群爆發出熱烈的掌聲,阿清解下佈條,拿著小盆吆喝:“有錢的捧個錢場,沒錢的捧個人場。”此時,他們得到的賞錢是最多的。

            阿清投擲飛刀可以說百發百中,這源於他從小的刻苦訓練。

            這一天,阿清和阿遠像往常一樣早早出門支起攤位,突然,一大隊士兵從遠處奔跑而來,嘴裡大喊著讓開,為後面騎著高頭大馬的人開道。路上的行人紛紛作鳥獸散,東街的老乞丐因為雙腿殘疾行動不便,艱難地用雙臂挪動著自己的身軀,哪裡比得過駿馬奔馳的速度。

            眼看馬蹄離老乞丐越來越近,就要踩上的時候,一個石塊準準地打在馬鼻子上,馬嘶鳴一聲,前腿高抬,才沒有踩到老乞丐。但騎在馬上的人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瞭,受驚的馬重重地把他甩在地上,打瞭好幾個滾兒才停下來。

            地上的人爬起來,拍拍身上的土,怒不可遏:“是誰扔的石塊?”

            “小民無意冒犯大人,請大人恕罪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……你等著吧。”

            阿清扶起老乞丐,說:“雲伯伯,您沒事吧?”

            老乞丐捂著胳膊,滿臉感激地說:“多虧阿清瞭,我隻是擦破瞭點兒皮,救命之恩無以為報,今晚你惹到瞭城中權貴,請受老身一拜。”

            夜色漸濃,阿清和阿遠收瞭攤位,回到租住的地方準備休息。這時,老乞丐找上門,說:“阿清,我思來想去,這個東西就送給你們吧。”老乞丐遞過來一個木盒子。

            “雲伯伯,這是什麼東西啊?”

            “這可是寶貝呦。”

            阿清打開盒子,裡面整整齊齊地放著兩枚燕子形狀的青銅符。

            老乞丐指著盒子裡的東西說:“這是飛燕符,把它掛在任何東西上,那東西就像有生命一樣,不管你想把東西扔向哪裡,那東西都能乖乖地找到目的地。”

            阿遠驚奇地問:“這世間有這麼神奇的東西嗎?”

            老乞丐說:“口說無憑,我們試一試就知道瞭。”他拿出一枚飛燕符,拴在一把飛刀上,說道,“回阿清的老傢吧。”

            隻聽“嗖”的一聲,飛刀就沒有瞭蹤影。

            阿清看得發愣,老乞丐挪動著身體走瞭,邊走邊說:“至於信還是不信,你們回到老傢就知道瞭。”

            回到老傢,阿清和阿遠看到一把飛刀穩穩地插在阿清老傢的門上,飛刀上掛著一枚小小的飛燕符。阿清知道老乞丐送給自己的確實是寶物,小心翼翼地把飛燕符從刀上解下來,收進木盒子裡。

            躺在床上,想起老乞丐的話,阿清和阿遠輾轉反側。

            阿遠問道:“阿清,你說這飛燕符真的什麼東西都能找到嗎?”

            阿清想瞭想說:“不清楚,但現在—雲伯伯隨意扔的飛刀真的插在老傢的門上瞭。”

            阿遠沉默瞭一會兒,問:“那你說,如果把飛燕符帶在身上,它能讓我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嗎?”

            阿清翻瞭個身,說:“我不知道,明天幫你準備盤纏和幹糧,試一試。”

            第二天,阿遠帶著一枚飛燕符找父母去瞭。

            第三天下午,阿清被兩天前大馬揚蹄掀翻在地的王涯大人抓走瞭。

            阿清被帶到衙門的後堂,跪在地上,抬起頭看見王涯和知府大人。知府指著阿清說:“你一介草民,竟敢沖撞王大人,兩天前王大人的坐騎被你的石子驚嚇,最後將王大人跌落在地。你可知罪?”

            阿清道:“大人,小民冤枉啊!”

            知府說:“王大人身負皇命,緝拿朝廷要犯,如今因你背部受傷,無法及時完成任務,來人啊,把阿清押入大牢。”

            阿清苦苦哀求,但沒有任何效果,最後被衙役拖進瞭牢房中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阿清叫住獄卒,說:“獄卒大哥,能幫個忙嗎?”

            獄卒不耐煩地問:“你要幹什麼?”

            阿清從懷裡掏出二兩碎銀子,說:“大哥,我有要事求見知府大人。這點兒小意思,請你先拿著。”

            過瞭半個時辰,知府來瞭,阿清說:“大人,如果我能抓住王涯大人想要緝拿的要犯,您能放瞭我嗎?”

            知府上下打量瞭一下阿清,說:“難道你有線索?”

            阿清連忙跪在地上,把飛燕符的神奇告訴瞭知府。知府半信半疑地說:“諒你一個耍把戲的也不敢欺瞞本官。說說吧,這飛燕符如何能抓住犯人?”

            “我需要兩個風箏。其中一個是一般的風箏,另一個風箏需要三個人那般大,在腹部做一個鐵架,一定要結實。”

            知府驚異地看瞭看阿清,最後還是點點頭,說:“我會吩咐手下人去紙鳶鋪定做的,你還有什麼要求?”

            阿清補充道:“在牢房裡,我無法施展飛燕符的法術,必須要放我回傢才行。”

            知府摸摸胡須說: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沒過幾天,知府帶著一隊人馬,拿著兩隻風箏,押送著阿清回到他的傢中。阿清找到藏好的木盒,從裡面拿出剩下的一枚飛燕符,掛在小風箏上,對領兵頭領說:“你要追的逃犯姓甚名誰,隻要告訴風箏,風箏就會帶你找到的。”

            頭領對風箏說:“去找朝廷頭號罪犯顏玉清。”然後,他將風箏扔上天,隻見風箏在空中打瞭個轉兒,向相反的方向飛去。頭領連忙對手下說:“快,跟上風箏。”

            知府看著遠去的風箏,對阿清說:“抓不到犯人,你就繼續坐大牢!”說著,留下一隊士兵看守阿清,自己和隨從們打道回府瞭。

            果然,風箏飛瞭兩天就找到瞭朝廷正在抓捕的顏玉清。知府大人用風箏緝拿逃犯的事情一下子傳遍瞭京城,王涯聽說瞭飛燕符的神奇,非常生氣,因為自己的功勞被阿清奪去瞭。

            “大人莫急。”王涯身邊的手下說,“聽那阿清說還有一枚飛燕符,讓小的幫你搶過來。”

            王涯聽後,拍手稱好,說:“那就快行動吧。”

            王涯的手下帶著一隊士兵,徑直趕到瞭阿清的住處。

            “開門。”他們拍打著緊閉的木門大喊道。

            “別敲瞭,這個地方沒人住瞭。”一個聲音從房頂上傳來。

            他們抬頭一看,阿清正抓著大風箏,大聲說:“回去告訴你們的主子吧,我走瞭。”說完,跑瞭兩步,大風箏帶著阿清飛到瞭空中,轉瞭一圈兒後,向遠方飛去,門外的一群人看得目瞪口呆。

            原來阿遠用那枚飛燕符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後,又把飛燕符拴在飛刀上,說瞭一聲:“請趕緊回到阿清的老傢吧!”如今,阿清從門上拔下阿遠送來的飛燕符,坐上大風箏,輕輕說瞭一聲:“走瞭,去找阿遠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