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mm7fa'><em id='mm7fa'></em><td id='mm7fa'><div id='mm7f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m7fa'><big id='mm7fa'><big id='mm7fa'></big><legend id='mm7f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dl id='mm7fa'></dl>
      1. <tr id='mm7fa'><strong id='mm7fa'></strong><small id='mm7fa'></small><button id='mm7fa'></button><li id='mm7fa'><noscript id='mm7fa'><big id='mm7fa'></big><dt id='mm7f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m7fa'><table id='mm7fa'><blockquote id='mm7fa'><tbody id='mm7f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m7fa'></u><kbd id='mm7fa'><kbd id='mm7fa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 id='mm7fa'><div id='mm7fa'><ins id='mm7fa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ins id='mm7fa'></ins>
        <span id='mm7fa'></span>

        <code id='mm7fa'><strong id='mm7f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 id='mm7fa'></i>
        <fieldset id='mm7fa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珠寶店的火案之謎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          • 来源:很黄的动画片_很黄的动漫_很黄的故事很细节的过程
            劫後餘生

            清朝末年,揚州城裡有個祥瑞珠寶店。這天晚上,珠寶店打烊之後,老板李鴻達和老婆陳秀鳳買來酒菜小酌。李鴻達此人酒量很小,幾杯下肚後,便進屋呼呼大睡。

            睡夢中,李鴻達隻覺得火燒火燎的疼。睜眼一看,他不禁大吃一驚:天啊,原來是著火瞭!一股濃煙撲面而來,他一下子嗆暈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幸虧左鄰右舍發現瞭火情,都來幫忙撲救,李鴻達也被大傢抬瞭出來。他一醒來,便迫不及待地問:“各位鄉鄰,你們看到我老婆瞭嗎?”

            大夥兒直搖頭。一個鄰居回憶說:“我見她拎著一隻大包袱,急匆匆地往南邊走瞭。”李鴻達聽瞭便慌忙跑進放寶物的密室中,發現裡頭最值錢的傢當竟被洗劫一空瞭。他氣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大夥兒見李鴻達這副模樣,趕緊跑到衙門,替他報案。衙門立刻派來瞭一位姓馬的捕頭徹查此事。馬捕頭帶瞭兩名衙役,勘查瞭現場,詢問瞭來龍去脈,折騰瞭好一會兒,眾人才散開去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馬捕頭又來瞭,告訴李鴻達,他老婆陳秀鳳已被捉拿歸案,知府大人正要升堂開審,傳話叫李鴻達過去做個人證。

            李鴻達趕到的時候,知府大人正在審問陳秀鳳。隻見他猛地一拍驚堂木,大聲呵斥戴著手銬腳鐐的陳秀鳳道:“大膽刁婦陳秀鳳,你可知罪?”

            可陳秀鳳此刻卻鎮定自若,冷冷一笑道:“回老爺的話,房子是我燒的,寶物也是我拿的。不過,這叫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。民婦何罪之有?”

            堂上知府沒想到陳秀鳳對犯下的罪行供認不諱,更沒想到她還不卑不亢反問一句,一時間竟不知如何繼續審下去,愣怔瞭半晌,才問:“此話怎講?”

            此刻,陳秀鳳也不再看那知府,而是狠狠瞪瞭一眼一旁的丈夫李鴻達,把自己的身世娓娓道來。

            十八年前的臘月二十清晨,一名十二三歲的小乞丐倒在祥瑞珠寶店門前。珠寶店的林掌櫃將他救醒,後又收為徒弟。四年後,小男孩長成小夥子,在林掌櫃的精心栽培下,十分聰穎,而且獨當一面。

            想不到這年中秋節晚上,珠寶店突發火災,林掌櫃夫婦葬身火海,林掌櫃唯一的女兒明珠生不見人、死不見屍,那小夥子也不知去向。但半年後,失蹤的小夥子竟又回到揚州,並重新開起珠寶店。這個小夥子便是李鴻達。

            前塵往事

            李鴻達聽到這兒,不由驚叫起來:“莫非你、你就是明珠大小姐?”

            “不錯!”林明珠惡狠狠地瞪瞭他一眼,咬牙切齒地罵著,“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,我父親待你不薄,你竟謀財害命。我想燒死你,就是想一報還一報,替父母報仇。”

            知府大人終於聽出眉目來,沒想到今天這起縱火案,又牽出瞭一場陳年舊案!於是他又猛拍驚堂木,喝問道:“李鴻達,她剛才所說的是否屬實?”

            李鴻達慌忙跪下:“大老爺,容草民把這故事繼續講下去。”

            知府愣瞭一下,心想,難不成還有什麼隱情?於是點頭說:“講吧!”

            李鴻達便講起瞭他的故事來。

            話說十四年前的一個傍晚,林掌櫃的珠寶店正要關門,卻來瞭個黑臉大漢。他拿出一幅唐伯虎的字畫,硬要賣五千兩銀子。林掌櫃一眼便識出是贗品,就婉言謝絕。那大漢臨走時惡狠狠拋下句話:“是大燕山的王大當傢的讓我來的,連他的賬都不買,你就等死吧!”從這以後,林掌櫃一直過得提心吊膽,他將傢裡貴重寶物放到一隻包袱裡,隨時準備逃命。

            這年中秋節夜裡,林掌櫃忽被一陣撬門聲驚醒。他趕緊跳下床,透過門縫朝外看,隻見幾個蒙面人正在用刀尖撬門。

            於是林掌櫃慌忙將徒弟喊醒,要他拿著貴重寶物帶著師娘和他女兒從後門逃跑。可沒想到後門也有土匪把守,走投無路之際,掌櫃的突然想到院子圍墻腳下有個狗洞。可那洞很小,僅能容納瘦弱的李鴻達和幼女爬出去。

            最後,林掌櫃隻好讓李鴻達先帶女兒逃命。當時林明珠才五六歲,林掌櫃怕她害怕而驚叫,被土匪發現,於是便將她弄昏,交給瞭徒弟,並交代說:“無論發生什麼事,千萬不要報官。”

            李鴻達背著林明珠逃瞭出去。當他回頭看時,隻見珠寶店方向火光沖天。不久,他又發現有人朝這邊追來。這時他已渾身無力,如果再背著林明珠走的話,恐怕兩人都難逃土匪魔掌。無奈之下,他隻得將昏迷中的林明珠藏在一處隱蔽的草叢裡,自己引開追兵。等他甩瞭追兵,回來找人時,林明珠卻已不見蹤影。

            李鴻達禁不住哭瞭起來。哭夠後,他打開包袱,發現裡面除瞭貴重寶物外,還有一封信。看完信他不禁大吃一驚:原來林掌櫃曾在一個叫王大麻子的人手下做過土匪,後來金盆洗手,才來揚州開瞭祥瑞珠寶店。

            聽瞭李鴻達的敘述,林明珠先是一怔,繼而罵瞭起來:“你胡說八道,我父親怎麼會是土匪呢?”

            李鴻達沒有跟她爭辯,而是苦笑瞭一下,接著講自己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自己本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小乞丐,是掌櫃的救瞭他,才總算有瞭個傢。當時,他把大小姐弄丟瞭,感到十分愧疚。於是他就想,如果自己把珠寶店繼續開下去,說不準大小姐哪天能找回來。就這樣,他又回到珠寶店,將燒毀的房子重新修好,邊做生意,邊打探大小姐的下落。讓他做夢也沒想到的是,十四年後,大小姐竟以這種方式回到傢中。

            知府大人聽完瞭李鴻達的講述,又迫不及待地問林明珠:“這些年你跑到哪兒去瞭?”

            “唉!”林明珠長嘆瞭口氣,講起瞭自己的不幸遭遇:“我醒來後,發現躺在草叢裡,止不住地哭瞭起來。這時,天已蒙蒙亮。可我還太小,根本就認不得回傢的路,於是邊哭邊往前跑。也不知跑瞭多久,我終於遇上一位趕馬車的大伯。他問我叫什麼,傢住哪兒,我是一問三不知。最後他把我抱上馬車,繼續往前走。這一走啊,竟把我帶到瞭京城!這位大爺姓陳,膝下無一子半女,以幫人傢送貨為生。就這樣,我成瞭他的養女。我十六歲那年,養父一病不起。臨終前,他告訴我,他是在揚州撿到我的,當時我頸項上掛著塊玉,玉的背後刻著我的出生年月和祥瑞珠寶店幾個字。料理瞭養父的後事後,我便南下揚州,準備尋找親生父母,經多方打探,才知他們早已不在人世。不過,我懷疑是李鴻達謀財害命,便決定以牙還牙——先嫁給他,再找機會復仇。”

            林明珠說到這裡,已是梨花帶雨,她又哽咽著說:“想不到天不助我,沒有燒死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!”

            知府聽瞭兩人的陳述後,一時還真難判斷出誰說的是真話。突然,他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問李鴻達:“林掌櫃的那封信呢?”

            李鴻達怔瞭一下後,苦笑著說:“我弄丟瞭。”

            林明珠一下子跳瞭起來,指著他的鼻子對知府說:“大人,他分明是在說謊,這麼重要的證據怎麼會丟瞭呢?可見是他在污蔑我爹,我爹根本就不是什麼土匪!”

            撥雲見日

            這時,一旁的馬捕頭卻嘆瞭口氣,他對林明珠道:“你父親林雲志的確是個土匪。”說罷,又雙手作揖道,“大人,卑職有話要說。”

            這知府被這個撲朔迷離的案件吊足瞭胃口,便連忙應允。

            馬捕頭深吸瞭一口氣,說道:“說實話,林雲志是我師兄。”

            大傢一聽,頓時呆若木雞。難不成馬捕頭也是土匪?真是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隻聽那馬捕頭清清嗓子,又講出一段故事來:

            二十五年前,馬捕頭在老傢拜師習武不到半年,師兄林雲志因賭博成性,欠下瞭一屁股的債。他為瞭躲債,逃到大燕山做瞭土匪。更令人可氣的是,他臨走時,竟然偷走瞭師娘的首飾。師傅為這件事,氣得一病不起。後來聽說師兄離開瞭大燕山,也就不知去向瞭。

            轉眼十幾年過去瞭。這年夏天,馬捕頭剛來此地當差,便發生瞭祥瑞珠寶店縱火案。當他趕到案發現場時,林雲志已是奄奄一息。他見到馬捕頭後,先是一愣,接著悔恨道:“自作孽不可活!如果我死瞭,求你不要再追究這一切瞭!”說完,便斷瞭氣。

            馬捕頭說到這裡,朝大傢苦笑瞭一下:“當時我覺得,人之將死其言也善,再說那夥土匪確實來無影去無蹤,於是便草草結瞭案。誰知竟又結瞭這麼段孽緣。卑職求大人看在此案事出有因,又盤根錯節的份上,請對林明珠網開一面!”

            一時間,公堂之上一片唏噓。眾人感嘆善惡有報之餘,也紛紛為林明珠求情。

            這知府理清瞭案件的來龍去脈,此刻神清氣爽,心想:總算輪到我粉墨登場瞭。隻見他拍瞭一下驚堂木,大喝一聲:“刁婦林明珠,蓄意殺人放火,罪名鐵證如山,按照律法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青天大老爺,請法外開恩。”知府話還沒說完,李鴻達先“撲通”一聲跪瞭下來,哀求著,“都說不知者無罪,林明珠一時報仇心切,做下糊塗事,還懇求老爺網開一面,從輕發落。”

            知府愣怔一下,又拿起驚堂木,在空中轉瞭轉,良久才落瞭下來,大聲宣判:“刁婦林明珠,蓄意殺人放火,罪名鐵證如山,但事出有因,判你終身為李鴻達之妻,不得反悔。”

            一旁的師爺聽後,慌忙提醒著:“老爺,哪有這種判法啊?”

            “嘿嘿!”知府笑道,“律例是死的,人是活的嘛!既然他李鴻達都站出來求情瞭,本官豈能墨守成規,而不成人之美呢?”